今天,你抑郁了吗?

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文化心理学家发现中国人更倾向于通过身体来表达情感,特别是精神压力。这一过程被称为“身体化”。中国人很少直接表达负面情绪,很多时候,中国人会将负面情绪转化为身体的不适,中国人更喜欢表达身体的不适。“体化障碍”是指有多种躯体症状,或以担心认为有多种躯体症状为特征的一组神经症。

根据WHO的统计数字,全世界约有13%的人有心理问题,终身躯体化障碍患病率在0.25%~3%之间,而且近年来国内患此病的人数明显增加,而且趋于年轻化。这种现象在大脑活动中也有表现:中国人对兴奋表情的反应比欧美人更冷淡。深圳泊恩认为,这些差异也可能扩展到抑郁,因为抑郁也包含了对情绪的狭义定义。

在西方文化、精神病学或者心理学中,我认为让人准确表达自己思想、心理状态的能力是最好的。但这并不意味着用身体反应来描述情绪就是一种低劣的表达方式。健全的文化应该允许人们表达这些矛盾,允许人们表达对他人的不满,但中国文化中对人的思想束缚过多,对负面情绪的表达,被严重压制。病痛成为一种外部环境太强大而我们感到无力抵抗的防御。

换句话说,正是文化造就了我们,既是文化必然有其独特之处,我们既不能说一种文化好,又不能说一种文化不好,正如我们不能评定一个民族的肤色一样,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坐标位置,既不妄自菲薄,也不惊慌失措,这才是我们该有的态度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