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学上的焦虑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弗洛伊德认为焦虑是理解情绪和心理障碍的基础问题。焦虑是神经病学的基本概念和核心问题。犯罪人犯下多项禁止行为或有症状,通常并不表现出明显的焦虑。例如,恐慌症案主会对周围的某物(感到恐惧的物体)产生强烈的焦虑,而对其他事物则不会产生焦虑。

对强迫行为也是如此,只要当事人不受阻碍地去做他想做的事,他就不会感到焦虑;而如果他不去做他自己的强迫行为,他就会感到强烈的焦虑。弗洛依德的理性推理是,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出现替代过程,换句话说,这种症状必然以某种方式代替了焦虑。

阿德勒用“低人一等”来表达焦虑。阿德勒认为,每个人天生都有自卑和不安全感。自卑是个体成长过程中必须克服的障碍,而客观上的自卑则可以现实地调节。神经质人格发展的关键在于对自身弱点的主观认知态度——自我评价弱不强是是否产生焦虑的关键。比如说,有些人不能接受自己的弱点,认为自己很脆弱,从而产生焦虑;而另一些人能够接受自己的弱点,而不感到焦虑。

1、担心是对否定的一种不安。自性的形成即在于区分被认同与被认同的活动。这种“自我激励”是建立在肯定与否定、奖罚与惩罚的经验价值之上的。从而产生了保持自我安全感的动力机制。让我们从焦虑中解脱出来。

作为一个有机体,我将认可和回馈的动态过程融为一体,并从中学习如何消除不认同和焦虑。因此,这种受童年经验限制的经历,往后便年复一年地通过人们想要超越界限而产生焦虑的经历来维持。

2、焦虑症限制了人的成长和意识,限制了人有效生活的范围。良好的情绪等于一个人的自觉程度。因此,澄清焦虑能拓展自我意识,即达到情绪健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