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杀——抑郁真的是主要因素吗?

近来看了几份报告,都是关于产后抑郁的母亲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一些人独自离去,另一些人怀抱着新的生命不期而遇。世界上有太多的伟大母亲不惜抛弃自己,去创造一种新的生命,看客们赞叹她们的无私和勇气,多么强大的力量能让一位柔弱的女子免于痛苦,成为另一位生命的母亲。

这位母亲又怎能想像到在如此绝望与痛苦之下,会选择纵身一跃,将人间的一切都抛向永夜彼岸,寻求彻底的解脱。自杀者需要极大的勇气,因为它违背了我们的生存本能,毕竟,“生存”是一个自然而然地写入我们基因中的程序。而且这种能够颠覆本能的力量,根本不是“抑郁”这个词所能定义的。

一、自杀--抑郁真的是主要因素吗?

一提到自杀,人们自然会想到抑郁,仿佛自杀就是抑郁所致。这种观点当然有它的作用,人们总是倾向于为一件事情找出原因,而且这个原因越简单越好,似乎这样就掌握了一切。不过,这是一把打不开锁的“万能钥匙”:虽然抑郁会让人觉得生不如死,但这并不是让人真正去死的决定因素,两者之间有多大的差距?

二、如何对待抑郁

离“抑郁是罪”的距离越来越远。我经常在想,一个抑郁的人能否坚持下去,不在于抑郁本身,而在于ta身边的人。假如忧郁的人深深地陷入无边的黑暗中,那么光透进去的地方就是一双接受的眼睛。一位经历过产后抑郁的母亲说:生完孩子后,我突然陷入了抑郁,就像生活在一个密封的塑料袋里,连一点透气的机会都没有,整个人就像膨胀后又迅速干瘪的气球。

作为一个人,我经常觉得自己并不存在,而我周围的人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。我拼命地求救,但他们却认为我矫情,做了母亲就应该快乐,你还有什么好沮丧的?没有努力工作照顾孩子的人,为什么你会感到沮丧?在他们的眼中,我知道了忧郁就是罪恶,我被抛下,独自与忧郁抗争,慢慢濒临崩溃的边缘。

比起忧郁更痛苦的,是那些没有人看到的痛苦与挣扎,却被扣上了“矫情”与“索取”的帽子,比忧郁更痛苦的,是那些因忧郁而感到羞愧。好像身体受了伤,血直冒出来,却被要求把伤口盖上,因为别人看到会感到不舒服。

斯托洛夫的主体间理论认为,来自环境的情感是同调的,人的心灵就像氧气一样属于身体,我们都在寻求被环境(来自环境的人)理解和接受。疼痛不仅来自当下的事件或情感,更多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感觉,不被周围任何环境的人们所接受和理解,从而导致与世隔绝,被人间驱逐的经历。

我觉得自己像一座孤岛,漂浮在海面上,远远可以看到远处的人在岸上快乐地生活。多想有人能看到我漂浮在海面上的样子,然后抛出一根绳索把我拉上岸。每一个人都有这样一根绳索,你需要的时候,就毫不犹豫地把它扔到孤岛上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