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与孩子应该怎么相处,最好的关系是怎样的?

纪伯伦是黎巴嫩的一位有才华的诗人,他写了一首诗叫《论孩子》你的孩子不是你的,他们是生活在自我欲望中的孩子。

他们来自你,而非你;他们和你在一起,却不属于你。给他们你的爱,不要去想他们,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想法。给他们物质住房,但不要束缚他们的思想。

因为他们的心住在明天的房子里,这房子是梦中所不能见到的。你可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他们,但是不要试图让他们像你。生命不会停止,也不会停留在过去。

诗歌表达了对生命的敬意与敬畏。很多中国父母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:孩子是父母的,父母对孩子有抚养的权利。自然创造了人,人是全能的造物主或上帝,具有神奇的力量。

你和你所生的孩子都是上帝的孩子,他们都应该遵守这个自然法则,“平等地尊重”,并且上帝一定会惩罚违反这个法则的人。有的父母把自己的理想强加于孩子身上,强迫孩子实现自己的理想,重新找回父母童年的梦想。

而且轻视孩子自己的梦想,不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,看着别的孩子学钢琴,还强迫他们自己去学钢琴。孩子们喜欢弹钢琴吗?这是用于钢琴演奏的材料吗?很多人不理解佛法的因果律和轮回真理因此思想非常狭隘无知,做了很多伤及亲人的事情。

人的身体会生病,但是人的灵魂会永远活着。肉体死亡之后,灵魂会以另一种生命形式重新投入。心中最好的地方,就是上天堂,做天人,快乐地生活,不受苦难。

其次,它又变成了一个人。再次成为阿修罗界的精灵。这太糟糕了,把人扔进了三恶道。

比如,将自己变成一只动物,或进入饿鬼道,最令人伤心的事便是进入地狱。人死后,灵魂进入哪个通道,取决于人生前善恶两方面的综合情况。善业大于恶业,死后进入三善道。如恶大于善,死后进入三恶道。

咱们来看看现实中的重投故事。通道侗族自治县平阳乡地处湖南与广西交界处。

这个地方比较偏僻,外人很少涉足,这个地方的秘密就在于这里有很多“再生者”。为什么叫再生人?只是稍微经历过生活的磨难,才会明白一个人的前世是什么样子,他的名字,他的住所,他的死葬地,他前世的亲人和邻居,他家人的名字,他的爱好,等等,就像小家珍一样。

很多重生的人都会和他们以前生活的亲人再续前缘,继续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。小说一、吴素德死后,先以牛为氏,以牛为氏。

平阳乡马田村人,7岁。三岁时,父亲便带着小吴晓到姑母家探望亲戚,当小吴晓看见姑母在古稀之年出没时,小吴晓忽然怒不可遏,抄起一只鞋向地面砸去,同时大口大口地骂道:“打你这个坏蛋!”众人大吃一惊,都问小吴晓为什么要打太姑爷,小吴晓说,他前世是一头母牛,这头母牛的前世是现在爷爷的父亲,名叫吴晓,前世是现在爷爷的母牛,名字叫吴晓。

吴晓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,在她三岁的时候,她就开始会说话,会讲故事。有二子二女的吴树德,是上辈子被吴晓追打的小女婿。小丫头确实做了很多冒犯吴树德的事。在家里,小吴晓经常会回

忆爷爷去世时的很多事情,很多事情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。传说二、白猪转世为人平阳乡谱头寨有一个吴姓男孩,他前世是一只白猪,他当白猪的时候杀了谁?杀死他前生白猪的人是村中的屠夫容某,此事在当地引起轰动。

肉贩容某也发誓今世不杀生。小孩长大了一岁多了,家人带他去屠夫容某家玩,一看到容某,小孩就哭了,挣扎着要逃回家去。每次看见容某屠夫都是这样,家人也无法解释。吴孩长到三岁,见地里有人在采摘猪菜,他就会上前对大人说:哪种猪菜甜,哪种猪菜辣,哪种猪菜苦,哪种猪菜苦,哪种猪菜采不完,哪种猪菜吃不完,等等。

大人们认为这很有趣,他们说他的小家伙懂得什么。三岁的时候,吴姓男孩就更怕容某屠夫了,老远就看见容某拼命地往家跑。村里人觉得这件事很不对劲,就问小孩,为什么这么怕屠夫容某,小孩说出了实情。原来这个吴姓小男孩前世在外公家是一头白猪。

有一天,屠夫容某带人来买猪,大白猪非常害怕,拼命挣扎,逃到外面的空地上,但最终被屠夫捉住。肉商宰杀了猪之后,拿到市场上切好的猪肉去买。大白猪转世的消息在当地引起轰动,并迅速传遍全国,从此村民见大白猪不再叫自己的名字,便直接称他为“小白猪”。

前生是好姊妹,今世是双胞胎,吴师彩和吴师航是前世的好姊妹,今世是双胞胎。22年前,平阳乡都垒侗寨里有一对姐妹,是无血缘关系的好朋友。一个被父母严厉训斥后失去理智的人,觉得自己应该死。另一个姐妹也觉得生活没有什么意义,于是同意两人一刀两断。她们一起买了农药,都是在野外喝的,结果都死了。

临终时,两人的灵魂都转生了,为了不分离,两人同时投胎于一个家庭,平阳乡新寨村吴局冲夫妇的家,成了这家的双胞胎女儿。姊妹二人分别叫吴师彩和吴师航。姐姐,吴师彩前生的名字是石倍盛,姐姐,吴师航前生的名字是姚倍罗。双胞胎姊妹的母亲说:在生“双胞胎姊妹”前几天,听人说都垒有一对小姐妹,生下时喝农药死了。

自那时起,我常常在分娩前感到阵痛,隐约看到两个年轻女子跟着我进入房间。孩子出生后,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,那时候我还没有想过这件事,后来两姐妹慢慢长大,知道了一些事情,便常常断断续续地讲起当年她们如何喝农药,如何倒在茶油地上,如何被人埋。

尤其是她们在都垒的爹娘听说此事来探望她们,两姐妹更是一如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,一一奔向她们的怀抱,久久不愿离去。随着都垒来的人越来越多,姊妹两个给她们讲了很多过去的事情,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,使人不得不相信。

现在二姐妹的父母都默认她们是自己的女儿转世,对她们十分疼爱,二姐妹也十分留恋从前的家,不时要去都垒家看看,陪年老的父母,享受天伦之乐。据传4、石爽人前世今生50多岁的石爽人是平阳乡人,她所住的房子孤零零地靠在都垒河边,在哗哗的流水声中,沉寂而神秘。

石爽人说她是转生回来的,她以前的名字叫姚家安,生于1936年,24岁,死于高烧,3年后转生到垒阳寨,成为石爽人。还有一些平阳乡老人还记得,1960年5月的一天,24岁的姚家安去鱼塘种菜,回来洗脚时中毒,回家后发高烧,烧了三天就死了。

石爽人说,前生两岁起,记忆就开始恢复。有一天,当她从楼梯上跌下来和站起来的时候,她想到了她的前生姚家安。姚家安之子吴春(化名)相信石爽人前世是自己母亲的说法,吴春比石爽人大两岁,但还是管石爽人叫妈妈。